第101章 柯小格发飙(1/2)

柯小格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,蒲云霄恼火。

“没事,影响不到我的,你放心啦。”

没查吗?霍言肯定调查了,可是结果呢!所有矛头都直指她。

霍言都查不出来,她能查出什么。

柯小格不是不想查,谁能帮她呢!

“可是……唉!”蒲云霄知道她很犟,表面答应了。

两天后,白晓特意来柯小格住处,向她道歉。

她哭着开口道:“格格,沈逸已经承认了,是他在说谎,他想向你道歉,我也要向你道歉。”

“我不接受。”柯小格看都不看她,冷冷开口道。

“格格……我真的知道错了。”白晓摆出委屈的表情,泫然欲泣。

“所以呢?你想我怎么做?原谅你?”柯小格猛然回头,厉声问她。

一句道歉就想抵过她受的侮辱和伤害,未免太可笑了。

“我...我...”白晓说不出要她原谅的话,毕竟亲眼见识了她的遭遇。

“以后我们不再是朋友。”柯小格郑重道。

一直以来柯小格都很照顾白晓,她胃病犯了,她会为她做饭,虽然做的不好吃,她有什么要求,她都会答应她,现在她竟然要和她决裂!

白晓像被人欺负,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,哭出声。

柯小格的心已经寒了,根本不为她的哭声所动。

“闭嘴!”周薇薇低吼。

胡琳赶紧把人拽走,指责道:“格格现在难过,你能不能别再添乱了,道歉有点诚意好不好?”

她们都觉得这只是格格的气话,过段时间就会好,看来她们还是不够了解她。

离学期考核越来越近,意味着离假期越来越近了,同学们安分了些。

某天,一通电话打进来。

谁呢?新手机的号码可没几个人知道。

“喂!”柯小格疑惑接起来。

“格格,我是沐叔叔。”声音威严,不大和煦,隐约伴着怒气。

“沐叔叔。”柯小格的手机险些拿不稳,难道叔叔知道什么事?

“一直以来,我都以为你和小风是自律性极强的孩子,从不过问你们在学校的情况,对你我尤其放心,可现在看来是我疏忽了。”

柯小格心里咯噔一下,沐叔叔肯定知道了什么。

父亲知道女儿的丑事后什么心情,沐远现在就是那个心情。

“你最近发生了什么事?”声音异常严肃。

“没...没有。”柯小格音量越来越低。

“没有会被人当街辱骂?”沐远音量越来越高。

沐远位于高位,要管的事情太多了,再加上一家人不在一处,几乎无暇顾及柯小格和沐风,好在两个孩子乖巧聪慧,他很欣慰,没想到今天在网上竟然看到许多关于柯小格的负面消息,顿时怒火腾腾,当即命令人将新闻删掉,马上打电话过来询问此事。

“呜、呜、呜……”柯小格的眼泪毫无征兆地滑落,呜呜哭泣,似要把委屈哭出来。

沐远叹息几声,发不出火来,开始哄女儿:“格格啊!你别哭,乖,发生了什么事,告诉沐叔叔。”

“不是那样的,我没有做过那些事。呜呜呜,有人诬陷我,还想把我卖到偏远地方,给丑男人当老婆。”终于有人肯问她这句话,柯小格越说越委屈,越说哭声越大。

“什么?竟然有人敢打我女儿的主意?”这种事沐远不少见,没想到今天竟然发生在自己女儿身上。

沐远当即动怒,大吼道:“沐风干什么吃的?他不是回去了吗?”

此人真是可文可武,既能出口成章,又能张口骂人,果然是军人和政客的结合体。

“就是哥哥救了我,要不是他,我都回不来了,您别怪他。”柯小格真怕沐叔叔给哥哥上家法,赶快求情。

“无能,救了你却让你蒙受污尘,该罚。”

“孩子,放心,不管发生什么事,沐叔叔都相信你,帮你摆平。我到要看看什么人这么胆大包天,敢把主意打到我女儿头上。”

“这件事就别告诉妈妈了,省的她担心,我来办。”

沐远说了许多话,每一句都动听,让柯小格感受到亲人的关爱和无条件的信任。

“谢谢您。”柯小格小声道。

沐远呆愣,半晌,开怀答应道:“放心,交给叔叔解决。”

挂掉电话,柯小格真的很开心,心里很暖,这或许就是父亲的感觉。

在家养伤的沐风一阵恶寒,忽然有股不详的预感。

他挺冤枉,从霍言手下逃出来不容易,况且还是拖着病躯,所以伤加病,现在床都下不了,一日三餐还需要柯妈妈照顾,可以说自顾不暇,更遑论柯小格。

考前最后一次课,柯小格不得不去教室,进门后,喧闹的教室瞬间安静,针落可闻,她选个靠后位置,刚坐下,旁边的人像避瘟疫似的躲开。

柯小格乐的宽敞,不在意。

过了会儿,女老师进来,仍是那个。

冤家路窄,柯小格盯着她那张伪善的老脸,面色不善。

老师根本不看她,自顾说起来。

“同学们,这次课是考核前的最后一节了,我特意邀请了几位优秀的师兄师妹来为我们作报告,大家热烈欢迎。”

门口出现好几位学校名人,霍言、乔阳、蒲云霄、沈思琪赫然在列,还有两位众人不认识的人。

大家疑惑老师怎么请到的这些人物,按理说不应该啊!

大家都知道霍言和柯小格之间的过往,眼神忍不住往两人身上来回徘徊,想瞧出端倪。

他们是不是因为柯小格才来的,如果真是那样,他们一定是来看她笑话的。

众人有了这个认知,纷纷幸灾乐祸的看着柯小格。

柯小格真不想看见他们,低头,沉浸在自己的事情中,不管别人的目光。

一节课在那两位陌生学长的报告声中过去,其他人无一例外地盯着后面某个神游天际的人身上。

早知如此就不来了,柯小格觉得格外漫长。

课间,吴云踩着莲花步走在过道上,手上端着硕大的水杯,走到柯小格身边时,脚一歪,玻璃杯中的水哗啦啦全部倒在她头上。